蛋黄酥

二十五公里的南滨路,陪你们走!

陪寂寞走天涯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这是何宝荣最喜欢说的一句话,也是黎耀辉最无法拒绝的一句话。

黎耀辉说,在返香港之前我在台北住了一个晚上,我到了辽宁街,夜市很热闹,我没见着小张,只看见他家人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开开心心在外面走来走去的原因,他知道自己有处地方可以回去。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何宝荣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外面花天酒地,因为只要他的一句话,自己就可以无条件的原谅,他的背叛、浪荡、伤害。

两人因为喜欢上何宝荣买的一盏台灯上的瀑布而踏上了旅程,然而总有一些事情不顺心,他们迷路了,不仅没有看到瀑布,还花掉了所有的钱,香港自然也是回不去的。黎耀祥想要静下来好好生活,何宝荣却不愿意,他需要的是不断变化的刺激感和新鲜感,两人因此各自天涯。

再见时,黎耀祥在酒店做侍者接待游客挣钱,何宝荣跟着一些有钱人混迹在上流社会。他在外面发传单帮忙拍照,他在里面欣赏探戈表演;他抽了一根烟眼看着他上了一辆车,他在车里点燃一根烟看着他在车外的身影越来越小。

有些人注定出现在你的生命中的常客。

他打电话找他。

他问他你后悔了?

他说我后悔的要死,没见到你之前我一点都不后悔,现在我后悔的要死!你为什么找我来,示威?奚落我?告诉我你过得比我好?!你过得比我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说我想让你陪陪我,我好想让你陪陪我。

他将手中的酒瓶丢向他,转身离去。

他趴在床上哭的像个孩子。

既然不能好好的在一起,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如果要走,为什么不走的彻底点?!

相忘于江湖不好吗?!为什么要纠缠?!

你问我后悔吗,我怎能不后悔,如果没有来这里,我们或许还会好好地在一起。可是现在的你,离得我好远,远到我根本抓不到。

他丢给他一块表,让他不喜欢就卖掉。这表是他从那些有钱人身边偷来的,他因此受到好一顿打,可也因为这块表,他又回到他身边。他将受伤的他带回住所,为他擦洗身体,帮他洗衣做饭,把自己睡觉的单人床让给他。

他半夜想抽烟,他就算是已经睡下,却还是会挣扎起身去给他买。

他看不懂赛马,却还是会陪着他坐在冷风中的赛马场,买一杯热咖啡,再哆哆嗦嗦的喝掉,看他因为赢得比赛而蹦蹦跳跳的像个孩子。

他不会跳探戈,却会在他嫌弃之后自己一个人反复练习,然后转头对他说现在可以了。

他明明怕冷,却还是在大冷天陪他去晨跑,结果患上重感冒,即使头昏脑涨还要起来帮他做饭。

他明明很需要钱,却还是辞掉手里的工作,将手中的啤酒瓶拍向那些打他的人。

你看,何宝荣就是个被黎耀祥宠坏的小孩。

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后来,他说他受伤的那段日子,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因为陪伴。

他的伤好了,开始拿着他挣来的钱,再次出去夜夜笙歌。

第一天晚上他问他你穿这么好出去做什么?

他说买烟。

然后他就买来好多好多烟,整整齐齐的摆在他的床头,却被他全部扔到地上,他却一句话不说的将烟一盒一盒的捡起来。

第二天他趴在床头等他,然后在他回来后问他又出去做什么?

他说买宵夜,然后将手中的宵夜丢给他,问他是睡床还是沙发。

他起身走向沙发说,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像是对他说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其实他明白,眼前的这个人,他留不住,也抓不住。

他向他要被他藏起来的护照,他说我是不会还给你的,他把他租的房子翻个底朝天,那个他们一起住了好几个月的房子。

我不知道黎耀祥为什么要将何宝荣的护照藏起来,或许是因为留不住他的人就留住他的护照,至少让他跑不远。

最后,他明白了,看淡了,也释怀了。

他将他的护照完完整整的留在他们曾经的房子中,然后去看了一次两人要看的瀑布,返回香港。

他好像幡然悔悟了,他回去找他,想要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却发现他早已不在,他抱着他的被子哭的像个被遗弃的孩子。

在他们去看瀑布迷路时,他跟黎耀祥说:走错路用不着死吧,走错路不就掉头而已。现在他终于明白,走错路是不会死,但心会死,因为不会有人一直在原地等你。

当黎耀祥站在瀑布前的那一刻,何宝荣的心和情就死了。

我不觉得黎耀祥的离开是因为绝情,我也不认为他是因为不爱了,或许他只是太累,累到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

黎耀祥说,虽然兜兜转转走了很多冤枉路,我终于来到瀑布。我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两个人。

他还是想他的。

我好像也不怪何宝荣了,他好像只是在找他人生的归属感。就像王家卫说的:我非常喜欢何宝荣这个角色,毕竟相对来说他是失败的一方,黎耀祥至始至终是他的牵绊,也是他不愿意放弃的人。这个人内在有种动物本能一样的东西来驱使他的生活。

他放不下,忘不掉,也走不出来。

他陷入那个他用包容与温柔编织的的网中,走不出来,也不想做出来。

在网上看过一个帖子,是张国荣的粉丝讲述的自己见到梁朝伟时的情形。见到梁朝伟,她大声的哭喊着喊道:“黎耀辉,你还记不记得何宝荣?”梁朝伟听到她的喊叫,停下来看看她,然后点点头,最后急匆匆的走了。

也许记得,也许不记得,好像都不重要了,毕竟哥哥的爱和情也定格在2003年4月1日的那纵身一跳中。

在张国荣去去世之前,媒体记者最喜欢问他的问题是:你是同性恋?双性恋?还是性无能?

他曾亲口承认他这辈子最爱的是那个陪了他十年的男人,他在自己的演唱会上说:“这首歌(《月亮代表我的心》),送给我的母亲,同时,也送给另一个在我生命中至爱的朋友。”他将“至爱”两字重重强调,然后和观众分享他们相识相知相守的过程,最后他说:“你们知道我说的是谁,不就是唐先生吗!”

张国荣曾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我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爱人对我的爱……”

在张国荣的葬礼上,唐先生订的心形花圈上写着:阿仔,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在张国荣逝世十周年时,唐先生写到: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逝水如斯,而不舍昼夜,人生无常,唯独爱有永恒,让我们继续宠爱张国荣。

如果没有那一跳,现在的他会不会开心?我不知道。

但他应该会更洒脱,因为他说过:只要我开心,外界无权过问,我只会做回张国荣!

只可惜没如果。

繁华落尽,你比烟花还落寞。

这对你来说或许是做好的选择,最好的结局。

你不是一个人的寂寞。

你和爱永存!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