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黄酥

二十五公里的南滨路,陪你们走!

你的刺(2)

两个字:假的!

三个字:我编的!

不要较真!不要较真!!不要较真!!!

chapter 2

多少人,在这荒唐的世界,说着荒唐的话,做着荒唐的事,过着荒唐的生活。

明明不喜欢,明明很厌倦,明明想逃离。

回头才发现,早已退无可退。

放弃,没勇气;坚持,没激情。

如果非得找个理由。

大概就是。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我们总是这样吵,你烦吗?”

“烦。”谁会喜欢吵架,傻子才不烦呢。

“嗯,我也挺烦的。”

“.……”

“那你还要和我吵吗?”

“要。”

“……”

“我们吵架,我会烦,但我们不吵,我会怕。”

“.……怕?怕什么?”

“怕你哪天就不和我吵、不和我闹了。因为不管你如何吵怎么闹,我都可以接受,但我接受不了你不和我吵和我闹。”

“为什么?”.......为什么会怕。

“因为,我了解你。”我了解你,我知道你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我知道你性情偏淡,我知道有时候就算你不满意不喜欢,你也不愿去争去吵。因为,你根本就不在乎。

“可我不喜欢吵架的。”

“我也不喜欢。”

“但我还是会吵。”

“我也会。”

“我只和你吵。”

“嗯,我也是。”只和你吵。

 

 

我们,当然不会怕争吵。

因为在乎,才会争吵。

我允许你对我做任何事情,无理也好,过分也罢,我都不会生气。

因为,我也会对你做,任何事情。

只对你做。

 

 

王俊凯知道,很多人不能理解他和王源之间的相处方式。在他还小的时候,他身边的朋友就吐槽他不是在给人家做队长,他明明都快成人家妈了。也有人劝他,不要管王源管的那么紧,明明相仿的年龄,这样做不好也不合适。王俊凯自然明白这些道理,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性格中的劣性,占有欲强,控制欲也强,自己认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对于王源,他爱管,也什么都管。大概从王源说出那句“师兄,我们一起唱歌吧”之后,就已经注定了这几年的牵绊。刚开始,王源也会反抗,指着他喊“王俊凯,你能不能不要管我了”,他也说过很多豪言,从“我要是再管你我就叫你队长”到“我要再管你我就叫你哥”。结果就是,当初的豪言喊得有多响,事后脸就被打得有多疼。渐渐地,不知道是王源习惯了,还是懒得和他计较,王源很少再因为被管而和他生气,反正就是不管自己说什么,王源都会听,甚至很多时候都会按他说的做。

恃宠而骄从来不是某个人的专权。王源对他越好,他就越发的变本加厉。有时候,他们的助理都会看不过去,怂恿着王源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王源却只是笑笑,这就更加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现在,王俊凯终于想明白了,王源没有习惯,也不是懒得和他计较。他之所以能够这样,完全是因为王源自己愿意,是王源给了他这个特权。

王源把他惯坏了。

他确实,恃宠而骄。

 

王俊凯想到多年前,王源站在他跟前跟他说。

“王俊凯,我不是不会系鞋带,是你觉得我不会,我也不是不好好吃饭,我不吃是因为我真的不想吃,我当然也知道我要认真唱歌好好练舞。”

“王俊凯,我不是傻子。”

严肃而认真。

王源自然不傻,真正傻的人是他。

他才是那个十足的大傻子。

就像后来,王源再对他说。。

“好吧,我就是傻,我就是不会系鞋带。”

他就真的天真的以为王源真的不会系鞋带,王源的鞋带就是要让自己系。

这些都是理所当然。

可是他忽略了,这世界哪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所有你以为的理所当然,不过是另一个人的全心配合。

王源就像是最高明的骗子,他骗过了所有人,让所有人都以为在这段关系中,王俊凯是付出更多的,包括王俊凯。可王源又是最笨的骗子,因为他自己也深陷这场骗局,却不自知。

可即便骗过所有人,终究骗不过父母。

自己的小孩儿自己最了解,所以在所有人都以为如此,也本该如此的时候。

自己的妈妈才会拉着王源的手,一脸心疼。

“幺儿,辛苦你了,小凯就这样,管你都管习惯了,你别怪他,想听就听,不想听也不要怨他。”

王源笑着点头,说不会。

他们之间像极了他曾经唱过的那首歌。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只是当时,对于那次的吵架,王俊凯并没放在心上,毕竟两人吵架次数太多,这也只是其中的一次而已,反正最后都会和好。

两人有一个约定,吵架可以不说对不起,但如果想和好了,就跟对方发一个当时最想吃的东西,然后另一方不管是不是还在生气都要陪着去。

这就算,和好。

有时候,王源不愿主动示弱,就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一张美食的图片,再配文好想吃啊。王俊凯心领神会,过不了多久就会约他去吃。

至于那一次吃了什么,王俊凯不记得了,他连是谁先提出来吃饭的都不记得了。

毕竟,每天都太忙,他需要做的事情太多。



不仅王俊凯没把那次吵架放在心上,史强也没放在心上。

史强见过太多次两人争吵,也听过很多王源骂王俊凯的话。

有一次,王源又在他耳边骂王俊凯骂了快一个小时,他实在没忍住,就顺着王源的话往下接了两句。结果,第三句话还没说完,就发现王源不说话了,坐在那里只是瞪着自己,然后整整一天,他都没看到王源的笑脸。

也就是那一刻,史强才终于明白了一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的人,只能我欺负,除了我,谁都不好使。

被瞪了的史强很委屈,明明是帮你说话呢,再一想到这种委屈无处去说,忽然就觉得更加委屈了。以前,他还会找小马哥抱怨两句,可在一次他半夜三点接到小马哥的电话之后,他决定以后不管什么苦什么难都要自己咽,再也不能找小马哥诉苦了,因为和小马哥一比,自己简直太幸福了,毕竟自己还从来没被王源丢在半路上。

小马哥说,自己就只是在刷微博的时候顺手点了个赞,结果被王俊凯看到了,然后就被无情扔出车子,他硬是顶着大太阳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郊外徒步走了两公里才打到出租车,整整两公里!

小马哥还说,王俊凯就是嫉妒自己比他白,才会在38度的天气下,把他给扔出车外,毫不留情!

小马哥最后说,他点赞的那条微博是关于王源的,那人夸王源的感情戏演的好,他就是手滑,真的就是手滑,简直太无情了!


 

现在的史强终于想到那次吵架和之前有什么不同了,王源没有再在自己耳边骂王俊凯,也没有再在王俊凯找他吃饭时跟自己嘚瑟,而是开始长时间的泡在写歌室,经常一呆就是一天,写歌室常常是满地写废掉的纸。

 

第二天早晨,王俊凯是被自己的手机震动吵醒的,昨天晚上想了很多,关于他的,关于王源的,关于他们俩的。拿过手机一看,才发现已经八点了,王源还在睡,轻轻抽手下床去洗手间接通电话。

“陈姐。”电话是经纪人打来的,王俊凯依稀记得自己今天还有一个发布会,好像还很重要。早在一个星期之前,经纪人陈洁就把今天一整天的时间都空出来,只为了晚上的发布会。

“小凯,我正在接你的路上,差不多还有十分钟到,你准备一下吧。”

陈洁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说话做事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在王俊凯之前,带的明星也都是一线大咖。

“陈姐,今天的发布会我应该去不了了。”

“什么?”

“王源儿的情况很不好,我暂时走不开。”

“小凯,我知道你和王源关系好,也知道你想陪着他,但你不能影响自己的工作,工作一结束我马上把你送过来。”

“我现在不能丢下王源儿。”

“王俊凯,你不能任性,你知道今天的发布会有多重要吗?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你吗?你知道我为了今天的发布会做了多少努力吗?你知道有多少人在和你竞争吗?你现在说不去就不去!”

“陈姐,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去的。我知道这个活动有多重要,但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小凯,这是你的工作,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多么的身不由己,你都要去做。”

“陈姐,是不是除了活动,除了行程,除了名气,对你们来说,什么都不重要。我是不是为了这些什么都可以放弃,也什么都应该放弃。那你知道我是怎么走到现在的吗?是谁一路陪着我的吗?在我觉得我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是他还给我一个世界,带着满身阳光,照亮我的生活。现在,他要放弃他的世界了,也许他可以选择放弃,但我不可以,我也要给他一个满是阳光味道的世界,如果不行,那就换我做他的世界。”

“小凯……”

“陈姐,你大概不知道被丢弃的感觉,那感觉太难熬了,我不能丢下他一个人。他怕黑,从小就怕,我得陪着他。”

“小凯,我明白,我都明白,我不再逼你。”

陈洁知道王俊凯和王源的关系一向很好,他带王俊凯不到一年,虽然和王源的接触不多,但经常还是会从身边人那里听到王源的名字。陈洁见多很多样子的王俊凯,骄傲的、逗趣的、任性的、失落的、生气的、抑郁的,唯独没见过这样的,声音淡淡的,却透露着无法改变的执着。

她忽然之间就明白,今天无论如何,她都带不走他!

“陈姐,谢谢你,让你为难了。”

“说什么谢谢,我是你的经纪人,就是帮你解决问题的。”

“嗯,如果不行,你可以放弃我的。”

 

陈洁还想说些什么,但被王俊凯打断了,因为他听到卧室有动静,猜想应该是王源醒了,匆匆说了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被挂了电话的陈洁有点回不过来神,这是王俊凯第一次先挂断电话,虽然自己是他的经纪人,但每次打电话,王俊凯都不会先挂电话,因为他始终觉得先让女士挂电话是对对方的尊重,王俊凯对自己的要求一向很高且严格。

“陈姐,陈姐。”

“嗯……”陈洁收回思绪,一边将手机放进随身带背包中一边问,“怎么了?”

“是去公寓?还是回公司?”驾驶座上的司机一直没说话,安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但看到挂断电话的陈洁一直发愣不说话,一时不知道车该往哪开。

“回公司吧。”

陈洁靠在座椅上,耳边还是王俊凯最后一句话。


“毕竟我是他的更英雄,我得保护他啊。”

 

 


王俊凯急忙收起手机就往卧室走,入眼就是王源坐在床的中央,宽松的睡衣滑落肩膀,露出精致的锁骨,深灰色的床单他把他衬托的更加白皙。听到脚步声,抬头望向王俊凯,轻轻吸了一下鼻子,眼圈红红的。

王俊凯看了一下自己到床边的距离。

“你去哪了?你是不是要走?”

还有四步。

“你说过不会不要我的。”

三步。

“你说你会陪我的。”

两步

“你说你骗我是小狗的。”

一步。

“你说……”

剩下的话没被说出口,被撞进了结实的拥抱中。

“源源,我在,我一直在。”腰被胳膊紧紧箍住。

“你不要怕。”

王俊凯拍拍王源的后背,拉开两人的距离,低头看着抓着自己衣角的王源,长长的睫毛挂着一颗小小的泪珠,将掉不掉。

他俯身,轻轻吻掉。

王源眼睛眨得飞快,白净的小脸慢慢染上淡红色,有一头埋进王俊凯的怀里。

“你盖过章了,就不可以反悔的。”

声音闷闷的传来,把王俊凯震得酥酥麻麻的,紧紧拥着怀里的小身板。

“好。”

 


史强是在两人刚吃过午饭到来的,他一看到王俊凯就问。

“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

一边的王源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拉拉王俊凯的衣角。

“准备什么?”

“没什么,我要带你回家。”







写的可能不好,见谅吧



喜欢的不要忘记点赞奥

这可是我更文的动力呢

么么哒


你的刺(1)

两个字:假的!

三个字:我编的!

不要较真!不要较真!!不要较真!!!

chapter 1

王俊凯终于明白了当初的江小鱼是什么感受


他抱着怀里的苏樱,听她一遍一遍的在耳边说:“求求你.......救救我.......杀了我吧........”


感同身受这种东西,除非你真的经受过,否则就是他妈的扯淡







“小凯,源源出事了。”

王俊凯刚刚完成一个杂志封面的拍摄,低头解着袖口的纽扣,还未踏进后台的门就被迎面走来的小马哥砸来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出事儿了?出什么事儿了?”

王俊凯抬头,两道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一双桃花眼紧紧盯着对面的小马哥,好像是要从小马哥脸上找出他问题的答案。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强哥只是说源源现在的情况不太好,想让你过去看看。”小马哥被王俊凯感觉自己的脸都要被盯出一个洞了,眼神飘来飘去,就是不敢直视。他知道自己家的小祖宗平时一切好说话,但也分事,一碰到王源的事儿就是无比的较真,十分的紧张。

果然,王俊凯转身就往外走,衣服不换,妆也不卸。

“他现在在哪?我现在就过去。”

王俊凯拿过自己的手机,一开机,脸色更加难看了,脚下的步子也迈的更大。

手机上有五个未接电话,没有意外都是来自一个人的。

史强。

史强很少给王俊凯打电话,一般有什么事儿都是微信说,事儿也不大,无非就是王源不好好吃饭、不按时睡觉、沉迷吃鸡无法自拔。史强管不了,就来找王俊凯增援。

现在,史强不仅打电话了,还连着打了五个。

王俊凯知道,出事了,而且还是史强无法解决的事。

身边的小马哥抱着书包迈着小碎步紧紧跟着,他看见王俊凯划开手机,听他在喊了一声强哥之后越来越冰冷的声音,本来微皱的眉毛也慢慢紧紧锁在一起,手指指节因为用力已经泛白。其实在挂断史强电话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起共事这么多年,就像王俊凯了解王源一样,他对史强的了解就算没有十分,也有八九分。史强电话中说的简单,只是说王源状况不好,可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问题很严重,毕竟平时的强哥更喜欢插科打诨。

“他在公寓,你送我过去。”王俊凯收起手机对小马哥讲到,声音听起来都有些飘,末了又加一句。“你开车,我怕我现在开车会出事。”

“嗯。”小马哥回头和跟在身后的人交代了两句,又小跑几步来到车上,轻轻扭一下钥匙发动车子。

王俊凯静静地坐在车子的后座,望着窗外。

就这样,一直到公寓。

从包里翻出公寓的钥匙,连着好几次都没对准锁孔。小马哥拉一下正在弯腰开锁的王俊凯,刚想从他手里接过钥匙,门就被打开了。

“他呢?”王俊凯看着开门的史强,侧身进门。

“在卧室。”

“嗯。”

从门口到卧室,不过短短二十几步的距离,可王俊凯还是走的无比艰难。他给自己做了一遍又一遍的心理暗示,可在卧室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还是觉得整颗心揪着疼,疼的几乎要昏厥。

王源就静静坐在那儿,双手抱着膝盖,圆圆的眼睛还是那么漂亮,只是里面没有了亮晶晶的星星,本来就白的皮肤被透过窗帘的阳光一照更是几近透明。

微风一吹,高高挂起的窗帘轻轻飘扬。

他真的很像小天使,干净,、美好、一尘不染。

 

会不会,真的会厌倦了这凡尘俗世?

会不会,就真的不说再见就再也不见?

会不会,就真的只留下一片白色羽毛?

 

一股凉意瞬间从脚底升起,侵入四肢百骸。

王俊凯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这么不知所措。

 

我怎么办?

我要拿你怎么办?

我该怎么留住你?

 

终于,“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将他拉回现实。是经纪人,他这样一句话没说就直接从拍摄现场离开,应该是担心他。

他盯着王源看了两眼,按下接通建,转身来到一边的窗前。

确实没什么事,就是问他有什么急事,自己能不能解决,然后嘱咐他要注意安全,又顺便交代这两天的安排,经纪人还在电话的那头絮絮叨叨的说着,具体说了什么,王俊凯并没听进去,只是突然感觉手上一暖,手就被紧紧抓住。一回头,王源就静静的站在他身边,抬脸望着他,一双水亮亮的眼睛,一眨不眨。

“好,我知道了。”王俊凯匆匆挂断经纪人的电话,转身看着王源。

 

“王俊凯,你怎么才来啊~”

声音听起来委屈极了。

“源源。”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嘴角下撇,马上就要哭出来。

“王俊凯,我乖,我听话,你不要不要我,好不好~”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手被抓的死死的。

“王俊凯,我真的可乖可听话了,你喜欢我一下,好不好~”

王俊凯垂眼,看着面前的王源,眼圈红红的,声音糯糯的,表情委屈巴巴,眼神小心翼翼,透漏着讨好,像个被丢弃的小孩。

王俊凯稍稍用力,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在整个过程中,他能感受到王源的僵硬不舍。

轻轻倾身,将面前的小孩圈进怀里,下巴垫在他的肩头,并不敢太用力,生怕一不小心会捏碎。

“不会不要你,最喜欢你。”

怀中的身体渐渐柔软。

“真的?”小小的脑袋抬起,声音中的小雀跃一点都不掩饰。

“嗯!最喜欢你!”

“我也最喜欢你。”王俊凯的腰被紧紧抱住,他舍不得用力,但怀中的人却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抱住他。

 

就这样也挺好,抱着你。

天荒地老。

 

“王俊凯,我饿了。”

王俊凯松开环着王源的胳膊,轻轻后移半步,想要拉开一点距离,只是他迈开的那只脚还没落地,王源就又环着他的腰黏上来,抬着张素白的小脸看他。

“你干嘛?要去哪?又不要我了?”问题一连串的抛出,语气里满是着急。

王俊凯一愣,将迈出去的的那只脚又收了回来,脖子微微后仰,低头看着王源,整颗心木木麻麻的疼。

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没有安全感?

“你不是饿了吗?我去给你做饭啊。”

“奥。”王源嘴上答应着,环在王俊凯腰上的手却没有松开,还微微低头将脑袋抵在王俊凯的肩上。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王俊凯抬手揉揉王源的后脑勺,然后将手臂收紧一点。王源好像又瘦了,原本就小小的一只,现在好像更小了。

“嗯……我想想啊……”

……

“吃西红柿鸡蛋面,好不好?我都好久没吃了。”

“好,那你在这等一会儿,我去做。”

“不要!”

“嗯?”

“我要和你一起!”

“源源,我不走,你别怕!你先在卧室休息一会儿,等做好了我来叫你,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和你一起。”

王源回答的太干脆,语气太坚决。

王俊凯知道王源脾气倔,也知道自己拗不过他,只得伸手将王源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拉过来。

“好,我们一起去。”

王源紧紧拉着他的手,勾起嘴角对他笑,这一笑,让他本就酸胀的心脏更加酸更加胀。

等在客厅的史强和小马哥一看到两人,就急忙站起身迎上去。

“强哥,家里还有面条、西红柿和鸡蛋吗?”

史强看着一直盯着王俊凯的王源。

整整两天,王源把自己关在卧室整整两天,不吃不喝,甚至不睡觉。

王源好像感受到了史强的目光,扭头看他一眼,还对他小小的笑了一下。

“强哥?”

“嗯……嗷嗷……有有有!”史强回过神来,想了一下王俊凯刚刚的问题,立马指着冰箱回答,“都在冰箱放着呢,我前天刚买的,还是新鲜的。”

“嗯,源源想吃西红柿鸡蛋面。”

王俊凯简单和史强说了句,牵着王源来到冰箱。

“小凯。”强哥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到冰箱旁,对着正在拿食材的王俊凯开口,“一会儿面条多煮会儿,做软一点,别放醋,源源两天没吃东西了。”

王俊凯拿东西的手一顿,狠狠吸了两口气,再轻轻点点头。

“好。”

一个“好”字像是从嗓子里挤压出来的,咕噜咕噜的冒着酸涩的气泡。

王俊凯先拿出两个西红柿交给王源,王源弯着眼睛的将两个西红柿接过来,他手指纤长,很容易就可以把两个西红柿拿在一只手里。王俊凯又拿出一小把面条和三个鸡蛋,然后带着王源去厨房。因为王俊凯两只手需要拿东西,没办法拉手,王源只得用空着的那只手拉着王俊凯的衣角跟在他的身后。

来到厨房,王俊凯先将手中的东西放到菜板上,又接过王源手中的西红柿,对他指指角落的的一个小凳子。

“你先坐一会儿。”

凳子还是王源搬进来的,他喜欢看王俊凯做饭,特意搬了个凳子放在厨房,经常会在王俊凯做饭时坐在凳子上看他,有时候会在王俊凯做饭间隙,很狗腿的上前给他捏捏肩扇扇风;有时候会在饭菜刚出锅时捏上一块丢进嘴里,还经常会被烫的呼呼的吐气,只是这个用手直接捏菜的行为一度让有点洁癖的王俊凯很抓狂。

王源冲他点点头,坐到凳子上,特别乖巧。

王俊凯先是拿出一只锅烧水,然后再将西红柿洗净切块,最后又切了点葱花备用。再拿出一只锅烧热倒油,然后将打散的蛋液倒入,待蛋液成形,翻炒两下倒入盘中。再往锅里倒点油,油热放西红柿,降火调小翻炒西红柿,等炒出汁水再把提前盛出鸡蛋倒入,等鸡蛋裹上汁水后停火。刚刚好,另一只锅中的水也被烧得咕噜咕噜翻水花,掀开锅盖,放入一小把面条后筷子搅拌一下,等水开第二次时,面条已经熟了,但想着要把面条煮软一些,所以又多煮了一会。

刚一停火,王源就走了过来,从背后环住王俊凯的腰,伸着脑袋往锅里看。

“好了吗?好了吗?怎么这么香啊。”

“好了,我马上给你盛。”

王俊凯拿过一个碗,将锅中的面条捞到碗里,再倒上提前炒好的西红柿鸡蛋,最后撒上一小把葱花。

王源盯着王俊凯手里的西红柿鸡蛋面,小小的咽了一口口水。

“走吧。”王俊凯又拿起一把筷子。

“嗯嗯。”王源点点头,眼睛却没有离开碗。

这么一个小吃货,是怎么做到两天不吃东西的?

王俊凯一手端着面条,一手拉着王源往客厅走,将面条放到餐桌上,再把手里的筷子递给王源。王源坐到餐桌前,接过的筷子,快速的翻搅两下,夹起满满的一筷子放到嘴边吹一吹,刚要送进嘴里,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筷子就拐了一个弯来到了王俊凯嘴边。

“你吃。”

王俊凯低头看看,张嘴将面条吸进嘴里。

王源笑嘻嘻的收回筷子,终于心满意足的低头专心吃碗中的面条。

王源对自己好,这一直是王俊凯相信并坚信的事情。

王俊凯始终觉得王源是个对美食有执念的人,什么都想吃,也什么都喜欢吃。小时候,会为了一根烤肠而拉着自己跑二里地,看见自己喜欢吃的会走不动道。有一次出去逛街,走了一段路发现身边太安静了,等回头才发现身边的小孩不见了,按照原路回去找,就看到小孩儿站在一个卖鱼蛋的摊位前,眼睛紧紧盯着锅里的鱼蛋。

可就是这样一个十足的吃货,在每次吃东西之前都会先递到自己嘴边让自己先吃。如果这都不算好,那王俊凯就真的不知道怎样才算好了。

可能真的是饿极了,一碗面条竟也吃得十分热闹。在王源还要再去盛第三碗时,王俊凯拿过他手中的碗,无视了他眼中的渴求,毅然决然的拒绝了。

“不能再吃了,再吃胃会受不了的,你要喜欢,我还给你做。”

“好吧。”

王源撇撇嘴,也没有再坚持。

吃饱就容易犯困,更何况是已经两天没好好睡觉的人。不一会儿,王源就一个接一个的大小哈欠,眼睛也有点红。

“要不要去睡一会儿?”

“不要。”边说还边打了一个哈欠。

“都困成这样了,还不要?”

“不困,我只是眼睛累了。”又打了一个哈欠。

一边的史强戳戳王俊凯,然后用口型跟他讲。

“怕你走。”

王俊凯点点头,拉了王源一把。

“我困了,我想睡觉,你陪我。”

拉着王源来到卧室,又带着他躺到床上。

“你不睡吗?”王俊凯终于在第三次睁开眼对上王源的眼睛时问出这句话。

“我不困,你睡吧,我看着你。”说这句话的王源眼睛红红的,特别像只小兔子。

“源源,睡吧,我不走。”

王俊凯翻身搂过王源,伸出一只手附上他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扫着手心,痒痒的。

“真的?”

“真的!”

“不骗我?”

“不骗你!”

“骗我变小狗!”

“骗你变小狗!”

……

不一会儿,手心里的睫毛不再乱颤,呼吸变得绵长而平缓。

……

又过半个小时,王俊凯轻轻起身,小心翼翼的穿鞋出门。

史强果然没走。

“源源睡着了?”

“嗯,睡着了。”

王俊凯边说边来到沙发前,坐到史强旁边。

“小凯,对不起,瞒了你这么长时间。”

“嗯,不说这些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他这样多久了?有没有看过医生?医生怎么说?”

怎么可能不重要?怎么可能不在乎?怎么可能不生气?

王俊凯还记得在电话听到史强说“王源精神状况很不好”心情,生气!真的很生气!特别特别的生气!气的想摔手机!想打人!打史强!打马骏!打他们身边所有的人!甚至是打王源!为什么瞒着自己!为什么偏偏只瞒着自己!可更想打得是自己!虽然一直聚少离多,可还不至于不见面,为什么就是没发现王源的情绪不对劲!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惹他生气,和他吵架,针锋相对,分毫必争!

自己真的是个混蛋!

可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的他只想知道王源什么状况,他要怎么做,又能做什么。

史强说,王源半年前就不太好了,话越来越少,笑容越来越少,晚上经常失眠。除了参加活动,经常喜欢一个人坐着,盯着一个地方看,没有焦点。

史强还说,现在的王源容易陷进自己的世界,容易钻牛角尖,容易做让所有人都后悔的事。所以,一定要看好他,一定要多陪陪他,一定多带着他做一些开心的事情。

史强最后告诉王俊凯。

现在,能救王源的,应该只有你了。

 

“王俊凯,我真的可乖可听话了,你喜欢我一下,好不好~”

 

王俊凯静静地坐在床头,盯着还在睡觉的王源,头发乖顺的贴着额头,眼下还有睡眠不好造成的浅淡的青紫,秀气的眉毛微微的扭在一起,一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一只胳膊。

 

床头的小夜灯发出暖黄色的光,一直小白蛾在周围飞来飞去,时近时远。

王俊凯突然很想问问这只白色的小飞蛾,你是很疼呢还是很热呢?

 

他知道王源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也清楚王源眼睛中的不安和讨好。

 

两人认识多年,一直吵吵闹闹。

外人眼中的成熟懂事的大男孩,吵起架来却是要多幼稚有多幼稚,原因也是花样百出,过程更是常常令人啼笑皆非。

两人的性子倔,每每吵起来都不肯先低头,什么话扎人就说什么,这种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吵架方式到最后也只能搞个两败俱伤。

一开始,身边的人看不过去上来劝几句,可每次一有人劝,两人就又默契的闭嘴不吵了,最后反倒是把前来的人弄得很尴尬,瞬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摇摇头走开。

 

上次为什么又吵起来,王俊凯不记得了,他只记得他们当时要一起参加一个访问,直到上台的前一秒,两人还你来我往的说着。

 

“王源儿,你现在真是一点儿都不乖了。”

 

这好像是他在上台前对王源说的最后一句话。

采访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聊,问题也是千篇一律,毫无新意。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大概就是王俊凯对于主持人“小凯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的回答。其实,自成年之后,这种问题就从没断过,每次被问到这种类型的问题,王俊凯要么一笑而过,要么顾左右而言他。

这一次,王俊凯瞥了一眼坐在左边的王源,拿起话筒。

“我喜欢乖一点的。”

答案一说出,对面的主持人就轻轻一笑,随后说了一句:看来网上说的可能都是真的。

王俊凯知道主持人为什么会笑,也知道她为什么会说那句话。

王俊凯有一个绯闻女友,是他第一部偶像剧的女主角,名字叫凌霄。长得挺好看,清新甜美,不骄不躁,说起话来柔柔的,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女生,有观众缘,也很讨喜,一出道就连着拍了好几部戏。王俊凯一开始想不明白她怎么就成了自己的绯闻女友,一起拍戏时,除了演戏,两人私下并无多少交集,甚至直到整部戏拍完,他也只记住了和自己搭戏的女生有一双大大的杏眼。可绯闻就传出来了,而且还传了很长时间,直到王俊凯打算发微博澄清被公司负责人拦下的那一刻,他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这大概就是他身为明星的无可奈何。

 

刚巧,凌霄有一个称呼。

乖乖女孩。

 

主持人又将同样的问题抛给王源。

王源想都没想就说出了那句。

 

“我喜欢野一点儿的。”




❤️喜欢的就点个赞奥❤️

🌹毕竟你们的小红心是我更文的动力🌹

我们都有病(伪现实向)

假的,我编的


王源视角


十一

我在网上看到过一个段子.

 

——×××,我能亲亲你吗?

——不能。

——奥,那好吧。

 

——哎,我刚才问你什么问题了啊?

——嗯……我能亲亲你吗?

——能!

——不要脸!

——嗯,不亲脸,亲嘴就行。

……

 

我觉得这个段子很有趣,非要拉着王俊凯和我一起玩。



王俊凯,我能亲亲你吗?

能!

说完他就扑了上来,抱着我就亲,亲的我嘴唇都麻了。

我锤他,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这也不能怪我啊,我怎么能拒绝你的亲亲啊。

我靠,他还挺委屈。



我说这次你先来。

他挺听话,点点头就开始了。

源源,我能亲亲你吗?

不能!

我的“不能”才刚说出口,他就又扑上来了。

我靠,我的嘴唇又被亲麻了。

我再锤他,我不是说不能了吗?为什么还要亲?

你虽然嘴上说着不能,可是你的眼睛在告诉我,亲我亲我快亲我。

还是那种委屈巴巴的语气。

我想大耳光子抽他,但看看他那张软乎乎脸,又实在是下不了手。



算了,再来一次,我还是让他先问。

源源,我能亲亲你吗?

不能!

我这次学聪明了,一说完不能就赶紧用双手捂住嘴。

嗯,好吧。

他冲着我笑,还顺便做了个wink。

妈的,这次是想扑他,但却被我硬生生的忍住了。

不行!忍住!这次必须得成功!

我等着他的下半句话,没想到他却冲我舔了舔小虎牙。

我靠,忍不了了!

如果这样都能忍,那还算什么男人!

我放下双手扑向他,搂着他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这次,我不锤他了,因为我把他的嘴唇亲麻了。



还玩吗?源源。他笑得特别开心。

来!我咬牙切齿,心里暗骂自己定力太差,怎么就被美色给诱惑了呢。

这次挺顺利,王俊凯没有突然扑向我,也没有故意引诱我,除了在我说完最后一句话瞬间飞快的啄了一下我的嘴,还若无其事的环望了一下四周。

我说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对吧?

当然没意思,就你最幼稚,非拉着我玩着弱智的游戏。

王俊凯这是在鄙视我的智商,我踮起脚一巴掌呼他头上。

 


我就幼稚了,怎么滴吧?

还能怎么滴,当然是陪你一起幼稚啊。

那你还会陪我玩吗?

你说呢?

会!

 

他揉揉我的脑袋说幺儿,你慢点长大,我不急。

 

他就是这样,总会一边吐槽我一边陪着我。

就像小时候,我喜欢钻柜子,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是无聊想找人玩,却没人愿意陪我。只有他,一次一次的把我从柜子里扒拉出来。

他喜欢看海贼王,我喜欢看托马斯,他总是说我看的东西太低智,却还是会在我看的时候老老实实的坐在我旁边。就这样陪我从托马斯看到喜羊羊,又从喜羊羊看到熊出没,直到现在看到小猪佩奇。

 

这样的王俊凯,让我怎么不喜欢。

 

王俊凯~

嗯?

亲我。

好~



就是一个有点短的小段子,希望喜欢奥




嗯......点个赞呗

陪寂寞走天涯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这是何宝荣最喜欢说的一句话,也是黎耀辉最无法拒绝的一句话。

黎耀辉说,在返香港之前我在台北住了一个晚上,我到了辽宁街,夜市很热闹,我没见着小张,只看见他家人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开开心心在外面走来走去的原因,他知道自己有处地方可以回去。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何宝荣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外面花天酒地,因为只要他的一句话,自己就可以无条件的原谅,他的背叛、浪荡、伤害。

两人因为喜欢上何宝荣买的一盏台灯上的瀑布而踏上了旅程,然而总有一些事情不顺心,他们迷路了,不仅没有看到瀑布,还花掉了所有的钱,香港自然也是回不去的。黎耀祥想要静下来好好生活,何宝荣却不愿意,他需要的是不断变化的刺激感和新鲜感,两人因此各自天涯。

再见时,黎耀祥在酒店做侍者接待游客挣钱,何宝荣跟着一些有钱人混迹在上流社会。他在外面发传单帮忙拍照,他在里面欣赏探戈表演;他抽了一根烟眼看着他上了一辆车,他在车里点燃一根烟看着他在车外的身影越来越小。

有些人注定出现在你的生命中的常客。

他打电话找他。

他问他你后悔了?

他说我后悔的要死,没见到你之前我一点都不后悔,现在我后悔的要死!你为什么找我来,示威?奚落我?告诉我你过得比我好?!你过得比我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说我想让你陪陪我,我好想让你陪陪我。

他将手中的酒瓶丢向他,转身离去。

他趴在床上哭的像个孩子。

既然不能好好的在一起,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如果要走,为什么不走的彻底点?!

相忘于江湖不好吗?!为什么要纠缠?!

你问我后悔吗,我怎能不后悔,如果没有来这里,我们或许还会好好地在一起。可是现在的你,离得我好远,远到我根本抓不到。

他丢给他一块表,让他不喜欢就卖掉。这表是他从那些有钱人身边偷来的,他因此受到好一顿打,可也因为这块表,他又回到他身边。他将受伤的他带回住所,为他擦洗身体,帮他洗衣做饭,把自己睡觉的单人床让给他。

他半夜想抽烟,他就算是已经睡下,却还是会挣扎起身去给他买。

他看不懂赛马,却还是会陪着他坐在冷风中的赛马场,买一杯热咖啡,再哆哆嗦嗦的喝掉,看他因为赢得比赛而蹦蹦跳跳的像个孩子。

他不会跳探戈,却会在他嫌弃之后自己一个人反复练习,然后转头对他说现在可以了。

他明明怕冷,却还是在大冷天陪他去晨跑,结果患上重感冒,即使头昏脑涨还要起来帮他做饭。

他明明很需要钱,却还是辞掉手里的工作,将手中的啤酒瓶拍向那些打他的人。

你看,何宝荣就是个被黎耀祥宠坏的小孩。

被偏爱的永远有恃无恐。

后来,他说他受伤的那段日子,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因为陪伴。

他的伤好了,开始拿着他挣来的钱,再次出去夜夜笙歌。

第一天晚上他问他你穿这么好出去做什么?

他说买烟。

然后他就买来好多好多烟,整整齐齐的摆在他的床头,却被他全部扔到地上,他却一句话不说的将烟一盒一盒的捡起来。

第二天他趴在床头等他,然后在他回来后问他又出去做什么?

他说买宵夜,然后将手中的宵夜丢给他,问他是睡床还是沙发。

他起身走向沙发说,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像是对他说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其实他明白,眼前的这个人,他留不住,也抓不住。

他向他要被他藏起来的护照,他说我是不会还给你的,他把他租的房子翻个底朝天,那个他们一起住了好几个月的房子。

我不知道黎耀祥为什么要将何宝荣的护照藏起来,或许是因为留不住他的人就留住他的护照,至少让他跑不远。

最后,他明白了,看淡了,也释怀了。

他将他的护照完完整整的留在他们曾经的房子中,然后去看了一次两人要看的瀑布,返回香港。

他好像幡然悔悟了,他回去找他,想要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却发现他早已不在,他抱着他的被子哭的像个被遗弃的孩子。

在他们去看瀑布迷路时,他跟黎耀祥说:走错路用不着死吧,走错路不就掉头而已。现在他终于明白,走错路是不会死,但心会死,因为不会有人一直在原地等你。

当黎耀祥站在瀑布前的那一刻,何宝荣的心和情就死了。

我不觉得黎耀祥的离开是因为绝情,我也不认为他是因为不爱了,或许他只是太累,累到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

黎耀祥说,虽然兜兜转转走了很多冤枉路,我终于来到瀑布。我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两个人。

他还是想他的。

我好像也不怪何宝荣了,他好像只是在找他人生的归属感。就像王家卫说的:我非常喜欢何宝荣这个角色,毕竟相对来说他是失败的一方,黎耀祥至始至终是他的牵绊,也是他不愿意放弃的人。这个人内在有种动物本能一样的东西来驱使他的生活。

他放不下,忘不掉,也走不出来。

他陷入那个他用包容与温柔编织的的网中,走不出来,也不想做出来。

在网上看过一个帖子,是张国荣的粉丝讲述的自己见到梁朝伟时的情形。见到梁朝伟,她大声的哭喊着喊道:“黎耀辉,你还记不记得何宝荣?”梁朝伟听到她的喊叫,停下来看看她,然后点点头,最后急匆匆的走了。

也许记得,也许不记得,好像都不重要了,毕竟哥哥的爱和情也定格在2003年4月1日的那纵身一跳中。

在张国荣去去世之前,媒体记者最喜欢问他的问题是:你是同性恋?双性恋?还是性无能?

他曾亲口承认他这辈子最爱的是那个陪了他十年的男人,他在自己的演唱会上说:“这首歌(《月亮代表我的心》),送给我的母亲,同时,也送给另一个在我生命中至爱的朋友。”他将“至爱”两字重重强调,然后和观众分享他们相识相知相守的过程,最后他说:“你们知道我说的是谁,不就是唐先生吗!”

张国荣曾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我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爱人对我的爱……”

在张国荣的葬礼上,唐先生订的心形花圈上写着:阿仔,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在张国荣逝世十周年时,唐先生写到: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逝水如斯,而不舍昼夜,人生无常,唯独爱有永恒,让我们继续宠爱张国荣。

如果没有那一跳,现在的他会不会开心?我不知道。

但他应该会更洒脱,因为他说过:只要我开心,外界无权过问,我只会做回张国荣!

只可惜没如果。

繁华落尽,你比烟花还落寞。

这对你来说或许是做好的选择,最好的结局。

你不是一个人的寂寞。

你和爱永存!


小电影

我打算写个关于凯源的电影特辑,下一篇是《蓝宇》

故事的开始很简单,不过一场交易,一个很有钱,一个需要钱。
如果蓝宇是女生,这不过就是个烂俗的爱情故事。一个浪荡的情场高手,一个清纯的大学生,标配的言情剧。
不巧,两个人都是男生;更不巧的是,不知不觉中就动了心。
陈捍东说:我和你在一起,全凭自愿,合得来呢就在一起,感情不好也就算了。
所以,故事的开始就不公平,一个占有绝对主权,一个根本没有选择权。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情不知所以,一往而深。
蓝宇说:你知道,以后我是不会再坐在这等你的了。老这么想,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少喜欢你点,免得将来难过。你知道吗,我向自己保证过,以后再不为别人伤心了。
他提着行李箱离开,头也不回。
但蓝宇终究还是骗了自己,陈捍东一句好想抱抱你,轻而易举的击退了他所有的防线。
好像就一直等着这个拥抱,一直,一直。
整部电影,蓝宇最开心的日子莫过于再次重逢后,陈捍东公司出现问题,一夕之间,钱、房子、公司都不是自己的了,两人窝在蓝宇的小房子。吃饭、睡觉、散步、唱歌,一切都再简单不过,却是奢望了好久的幸福。
陈捍东给了蓝宇好多好多的东西,大笔大笔的钱;冬天的街上,摘下自己的围巾帮他围在脖子上;送他新潮的衣服;带他回家吃年夜饭;送他小洋房,让他按照喜欢的风格自己装修。
但这些终不是蓝宇需要的,也不是心里喜欢的,说到底陈捍东不过是在弥补,让自己内心的亏欠少一点。
蓝宇真正在乎的不过一个人。
直到最后,这个人才真正的属于自己。
可老天总是喜欢开玩笑,幸福来得千辛万苦,走的却是猝不及防。
看着蓝宇冰冷的躺在那里,陈捍东哭的不能自己,他终于明白这次的分别意味着永远,那个说着“我是不是有病?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啊”的男孩,带着他的喜欢,永远的离开了自己,他再也闻不到他头上熟悉的洗花水的味道。
你知道吗?这些年北京还是老样子,到处都在拆呀建呀的,每次经过你出事的地方,我都会停下来,不过心里倒是很平静,因为总觉得你根本没有走。
这是陈捍东最后的独白。
你们注定要在一起,但却没有注定共白首。
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你终于成了他的独一无二,他的心里永远有你的存在。
整部电影下来,没有掉一滴眼泪,但心却是在揪着难受。
关灯,躺在床上,望着眼前的漆黑,电影中的情节总是挥之不去。
忘不了蓝宇问的那句话:我们还没太熟吧。嘴角的笑意渐渐褪去,满脸的小心翼翼,生怕说出来的话有一个字是错的。只因陈捍东说的那句“两个人要是太熟了,倒不好意思再玩下去了,也就是到了该散的时候了”。他渴望两人的关系再亲密一点,却又害怕熟了之后的分开。他总是小心再小心,小心的碰触小心的说话;小心的付出自己的喜欢;小心的玩笑,这真的是极致的矛盾。

这些只是看过电影之后的小小感触,写的可能不好、可能片面,只是个人见解。小说也下载了,但还没看完😂😂😂
不要脸的再说一句,如果喜欢,就留下颗小红心呗❤❤❤